慕繁

心境高到变为偶像

我一直觉得 人与人的交流有着一种频率
我和你大概正好处在某一条特定的频率上刚刚好 像极了37度的水 我甚至能透过陈旧的年月看到留在水面上浅浅的痕迹 其实这样就很好 挺好的 真的 如若变了频率 我便不知该如何定义
这些年 我们从不争吵 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掉 平静得像是隔着河 跨着海 偶尔问候 像是季风带来洋流 而后又将途径的思念悄悄带走
岁岁年年周而复始 算不算是一种永恒呢
这条路大概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 以这样不咸不淡的频率 以这样不近不远的距离 走到忽然有一天 就像被台风挂断的信号 亦或者挣断线的风筝 自然而然的 就断了联系
这是我想过的 最好的结局 关于我和你
有些话 过了某个时间点 不曾开口 便再也不能对你提及 我感谢时间匆匆 让我有多年的时间 慢慢学会抑制 慢慢沉淀冷却 我也暗自庆幸 我没有把这些话讲给你听 在我们都不顾后果的年纪 我们相识的这些年 我早已学会如何忍耐 如何克制 如何不用这么狼狈的原因失去你
我们到底算是什么样的朋友呢 我们可以彼此倾诉各自纠结的感情 那些存在于彼此生活里的男男女女我们都知晓 爱恨纠缠我们都一起分享过 一期一会 我们一年也算是共赏过一次春夏秋冬
我们是朋友 你说的 我听你的 可我从不曾回答 我只能笑笑 我们本来是可以的 是我的错 我不会骗你 所以我只能缄默
我这样性子的人 是真的不能把你当作朋友的 我只能装 到像不像那种
我 对你动过心 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虽然我也不能确定那份心意的深度 足以支撑着我与你走到多远的未来 以朋友的身份
所以 辜负你干净的心意 对不起 和你的交谈里 很多话都是玩笑 可我怕我会认真 于是很多时候我都只能笑 卑鄙的接受你对朋友那样的好
2006—2015 这么漫长的岁月 这样的心情到底是何时在心里氤氲开的呢 像是冬日清晨四处弥散的薄雾 令我无处可躲
现在想想 我们啊 大概一开始就错了吧 从一开始就不是因为想做朋友才认识的人啊 到底是谁更蠢呢 是惶惶不安却无处躲藏的我 还是毫不知晓从不怀疑的你
你说 我们的关系 顺应我的心意就好
你说 我是最好的我 我的未来也会是最好的未来
你说 我们也算是共赏过这座城市的春夏秋冬 夏荷映日 枯荷听雨
你说 来年再见 我们必然又是不同的样子 我们会各自遇见形形色色的人
你说了好多 关于未来的话语 我们各自的未来 大多都是好的 光明的 期翼的 可我却恍然惊觉 我们似乎都不曾存在于彼此的未来里 这让我怅然却又好像早已知晓
我们本来就不会有未来 认识你这么多年 那般自己也不能确定的心意一直迷惑着我 也吞噬着我 我们的关系 从来就不能顺应我的心意 这些年 你对我的好 光明正大 名正言顺 可我却像是一直卑鄙的苟且而行
该怎么去形容 我忘了所有的词藻 可我想你过得好 正如你希望我这般
偶然看见朋友圈你的状态 要去哪里 和谁一起 这是第几次了呢 其实我知道我可以直接问你 想问什么 想知道什么 你都不会隐瞒 可好像有无形的枷锁 锁住我 我们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关系
到底是什么呢 到底又算什么呢 还没来得及细想 心却先一步妥协 时光一瞬而过如白驹过隙 都这么久了 久到所有关于你的东西 久到我们交流的频率 久到我们奇怪的相处方式都成了习惯
你那日告诉我你找到可以一辈子的人了 我惊讶于自己的镇静 那一瞬我突然想起上一次分别的前夜 好像彼此都有没有说出口的话 我突然有些遗憾没有死缠着你开口 你说那时没有告诉我 以后也不会再说了 你明知我爱听你所谓的矫情话 我也深知你不屑也不习惯说起 于是我也不再强求
每一次见你 与你闲游 你在我左侧 我随着你的影子前行 总是如此 渐渐的也习惯了忍耐 这些年我早已不是当年满脸藏不住心思的孩童 其实我从来不是好的演员 只是你从没认真看过我的表演 这是好事吧 我想
后来回过神来想起你说的你找到的那人 你与我分享的满心欢喜 已是今年的开头 前日在看 武媚娘传奇 正好看到皇帝死了 女主的哭戏 千篇一律的剧情 可我竟突然止不住眼泪
人活着 就能常相见 如此这般 其余的事情也算不了什么 反正陪在你身边的人 不管是谁 也不会是我
这无关相爱 是我自己没有勇气 能陪你走下去 在这样不平坦的路上 所以我连告诉你的资格都没有 怎敢难过 又谈何嫉妒
我曾听你说过你的计划 你的梦想 你想要的未来 我也看着你一步步向着正确的方向走去 我像一个失声的旁白者 默默将这些说与自己听 我们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也相信我们的未来会各自美好 如此这般 少了谁也不算什么 无伤大雅
我们只能到“遗憾”的程度 这样才有退路 而这些 你都不曾知晓 这大概是我能想到最好的事情
有时候也会想 你到底是傻还是太聪明 陪我演一场情深不寿 却从不入戏 而这些 渐渐的我也不再在意
暧昧的话说过千万 有心的无心的 而我的感情 最终只能困在这里 困在朋友二字里 困在我多年后婚礼的请柬中 困在我心底 成为我最深的秘密
这辈子 做不了朋友 也成不了其他什么 可我还是遇到了你 也不知是何种缘分
只要我不开口 便能一直这样下去 我也不会开口 如今你也找到了那个人 你过得很好 我也不会为你不顾一切 我们也没有生离死别 这大概是上天赐给我们最好的结局 在这荒唐的感情里
我们没有从天光乍破开始走 所以也不可能走到所谓暮雪白头
我都知道


“不能一起的白头 也别让风雪染”